美高梅国际官网网址 > 金职新闻

畜牧兽医家族:传承三代的精神坚守

来源:农业与生物工程学院作者:朱 欢时间:2019-04-26浏览:305设置

仰望星空,星光挥洒,每个人都有一个“中国梦”,照亮人生,照亮中国。梦想,在心中埋藏,生根发芽,给人们带来希望、光明和心灵的洗涤。当梦想的接力棒代代相承,是否又会有别样的光亮?陈家三代,便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个家族对“畜牧兽医”精神的坚守。



                                                               



                                                    

陈连水家庭照


                                                             

一代:梦开始的地方


当笔者刚走进陈连水老先生的家中,他正一边听着时事节目,一边给他心爱的兰花浇水。 “听说您一家三代都是学畜牧兽医这个专业的?”笔者问道。“没错,一家三代,代代相传。”陈连水骄傲地说,“这恐怕在全中国也是很少有吧。”说完,他爽朗地笑了。陈连水年轻时于19649月进入金华农校学习,编入畜320班,经过三年苦学,于1967年毕业。他说当时因“社来社去”国家不包分配,回到兰溪水阁公社,在公社领导的重视下,成立了公社畜牧兽医站,实行自收自支多劳多得。

当时全公社畜牧业以养猪为主,也有少数养牛和山羊,生产队集体以养牛为主,用作耕田,农户养猪收入是家庭主要经济来源。“当时全区七个公社只有两名兽医,当地根本没有兽医。”陈连水回忆说,“所以我就到处去治病帮忙,除了公社及近邻公社外,还经常到建德和浦江去给牲畜诊疗。有时遇到什么疑难杂症,也没人可以请教,只能自学有关猪牛疾病诊疗方面的书籍,自己摸索。”

有一年,武义爆发了猪圆环2型病,许多猪出现了胃溃疡的症状,还有不少母猪出现死胎流产,仔猪出现先天性震颤等情况。当地居民四处求助无果,最后找到了陈连水,他二话不说接过了这个难题。“当时医术并不先进,可以想到的治疗方法都试过了,但就是不见成效。”几次的失败并没有让陈连水放弃,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为了治好这些感染了病毒的猪,他没日没夜地翻阅各类书籍寻找解决方法,不断尝试各种药物,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放过。调配药剂、清洁猪圈、更换饲料……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这群猪的症状慢慢开始缓解,最后被成功治愈。当地居民争相跑来感谢他,直夸他医术高明。此后,谁家如果有什么动物生病,都会请陈家人去医治。

久而久之,陈连水用自己的热心与专业在当地打响了名头。在一次机缘巧合下,金华农校有意请陈连水回校当专业老师,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能将兽医知识发扬和传承,是陈连水求之不得的。到校后,为了提高自身理论水平,他经常去校图书馆借书,还订阅了《中国畜牧善医杂志》《中医杂志》《新中医》等兽医和人医方面的杂志,一边教书一边学习。采访中,他从桌子里抽出几本书来,“这些书我现在还在翻呢。”陈连水说,记得有一次他在夜里点着台灯学习牧医知识,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正当他感到疑惑时,校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连水,已经夜里11点了,好休息了。”没想到,第二天,校长就在集会上表扬道:全校学习最迟的,熄灯最迟的是陈连水和徐志伟。

出于对畜牧兽医的热爱,退休后的陈连水也依然时刻关注着畜牧方面的新闻,“非洲猪瘟这并不可怕,人绝对不能慌,把病猪要看好,好猪要防治。”说起近期的非洲猪瘟,他颇有兴致,侃侃谈了一些他自己的想法。



                                                      



陈昂获当时宿迁市委书记、现在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魏国强接见

                                     


二代:梦想照进现实


在陈连水的耳濡目染下,他的子女们也纷纷接过了这支有着特殊意义的接力棒。女儿陈静参加了农校省首届畜牧兽医培训班,学制一年,毕业后一直从事畜牧兽医工作。女婿是浙农大畜牧兽医金华农校教学点的函授生,与女儿一样从事畜牧兽医工作,在奶牛疫病诊治和宠物医疗方面小有成就。小儿子陈昂高中毕业后也考入农校牧医46班,刚毕业在省农业厅畜牧发展总公司从事兽药、添加剂、营销工作,后在金华种猪场从事种猪销售和管理,现任江苏加华种猪有限公司总经理。

说起为何要子承父业,选择畜牧兽医这条路,陈昂说起了他小时候的一个故事:

在他七八岁的时候,父母被一名村民请去急诊家中的母猪难产,他与他的哥哥贪玩,就偷偷溜去村口的水塘游泳,因为急着多玩一会水他急急忙忙跳入水中,殊不知腿一下子就抽筋了,呛了水也慢慢失去了意识,他隐约听到哥哥在喊救命,接着一道黄影冲入水中,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拉着他向上浮,上岸后才发现是邻居家的大黄狗。后来那只大黄狗误食了老鼠药,父亲去看大黄狗时虽然勉强救回一命,可在那之后大黄狗食欲不振,精神萎靡,没过几天还是去世了。在那之后他哭了一晚上,父亲对他说“你不要哭了,你若是好好学习,兽医知识学的好,以后便能救千千万万的大黄狗。”也就是在那时他下定决心要学习兽医,给天下动物治病。在父亲的影响下,陈家一家对动物都满怀一颗仁爱、友善之心。陈连水的子女们在经历过大黄狗病死和猪生病这些事后,终于明白了他的用心良苦,冥冥之中,这好像是种使命,也是一种方向,正在引领着他们,给他们指引以后的人生道路。当然,这件事也燃起了他们对畜牧兽医的兴趣,给了他们传承家族产业的决定和信念。




                                                     


陈昂与重庆畜科院和四川畜科院领导合影

                                                           


    在陈昂20岁的时候,他被学校选作唯一的研学生出国去往日本学习兽医知识,当他到了日本静冈县后,他按照学校的要求在当地的一个鸡场学习,鸡场老板只是要他每天反复多次的去清理鸡舍里的粪便,在第一天、第二天,陈昂的内心是奔溃的,可是心中的信念让他坚持了下来,最终在一年的研学中学习了多种动物的饲料选取和调配。回国后他成功进入到浙江畜牧兽医局工作,经过5年打拼,他凭借自身实力,被加华公司老板看中,前往江苏的一个种猪场运营。猪场在陈昂的努力下产值一年比一年好。重庆畜科院和四川畜科院还曾派出博士到他的猪场学习技术。


这在陈连水看来是十分欣慰的,梦想终得以实现,两代人毕业后都从事畜牧兽医工作,将在农校学到的畜牧兽医的知识在这个家族中得到了延续和发展。


三代:未完待续


“这个地方我并不陌生。”这是陈连水的孙子陈炜在金职院兽医院说的话,原来陈炜在以前便与陈连水一起多次来金职院,“小时候就喜欢听爷爷讲故事,特别是出去给牛羊看病,感觉动物都非常的有趣,有着感情。”陈炜说。

陈炜2018年被金职院录取,当高考结束填报志愿时,他毫不犹豫将金职院畜牧兽医专业填成了第一志愿,当笔者问他:“我国是农业大国但不是农业强国,社会对农业类专业认可不高,就业压力大的背景下,你为什么还会选择这个专业?” 陈炜如此答道,“我家到我这一代祖孙三代学习畜牧兽医,我一直深深地认为畜牧兽医是一个对我个人来说最适合不过的专业。”他告诉笔者,在前些年‘五水共治’以及‘美丽乡村’的政策下,农村的很多养殖场或关闭或合并,多数养殖户面临着失业的危机,但在他看来这正是养殖户转型的时机,现在人们不再是吃得饱,而是要吃得好吃得健康,学习这个专业的人就要去探索如何用科学高效健康的方法来提升猪肉牛肉羊肉的品质。



                                        


                                                        

陈炜在养猪场现场照片

                                                       

交流中,陈炜还与笔者分享了他与动物相处的故事。他说,小时候爷爷和爸爸不在家,他便会在家照看猪场,每当这时他会认真观察猪的一举一动,还会时不时伸手顺顺猪毛,从此,猪成为了他的小伙伴。当母猪要生产时,他会每时每刻守在母猪旁边,寸步不离,就为防止意外发生;待小猪仔们出世后,他第一个伸手抱住了它们,轻柔地抚摸着它们,给予它们温暖,甚至还会给它们取名字,对待它们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般。几乎每天,他都会把其中一两只小猪仔抱到自己的床上,让它们与自己共眠。他抱着小猪仔,小猪仔也好似心灵感应一般,使劲往他怀里钻,好像在回应他。

陈炜最后告诉笔者一句话,他说:“动物是有灵性的,你待它好它也会待你好。”祖辈父辈两代人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让这个少年坚信着动物会给他带来美好的未来。







[关闭页面] [打印页面]

转载本网文章请注明出处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